邀朋友种豆,一起分享吧
喜欢购买正品行货?那就去品牌街

豫剧笑话小品笑话精选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河南方言
  有一次开联欢会,轮到讲方言这个节目,黄教授被逼无奈,来了一段豫剧念白:杨宗宝掏出那个雕,那个雕,那个雕翎箭,正中穆桂英那个鼻,那个鼻,那个鼻梁骨。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河南方言
有一次开联欢会,轮到讲方言这个节目,黄教授被逼无奈,来了一段豫剧念白:杨宗宝掏出那个雕,那个雕,那个雕翎箭,正中穆桂英那个鼻,那个鼻,那个鼻梁骨。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河南方言
有一次开联欢会,轮到讲方言这个节目,黄教授被逼无奈,来了一段豫剧念白:杨宗宝掏出那个雕,那个雕,那个雕翎箭,正中穆桂英那个鼻,那个鼻,那个鼻梁骨。
儿童幽默爆笑笑话-残酷就是好
  小明和邻居张大爷一起看赵本山的小品。看到热闹处,小明说:“酷!”
  张大爷觉得奇怪:“那是笑,不是哭!”
  小明说:“酷就是好!”
  张大爷说:“这孩子傻,哭怎么是好呢?那笑是什么?笑是坏吗?”
  小明哭笑不得,发急说:“酷是残酷的酷,就是好得不得了!”
  张大爷生气地说:“要是残酷就是好,那善良又是什么呢?”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你妈逼的。
表演系在排小品。   男生:“本来咱俩这事儿好好的,都是让你妈给逼的。”   女生:“是你妈逼的。”   男生:“你妈逼的。”   女生:“你妈逼的。”   男生:“去你妈的,不排了这叫什么台词儿啊?”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中国十最
1:最搞笑的运动...中国足球 
2: 最快的速度...那是当你前手在商店里买一台最快速度的P4电脑并且付了款后,后手营业员也以最快的速度再不象刚才那充满了热情和面带微笑 
3: 最自我感觉良好,虽然别人把那当作臭大粪的行业...影视歌星们 
4: 最千遍一律的事...每年不管是什么重大节日都会出现在电视上用那越来越难听的声音唱着100年前的旧歌或是演着让人除了腻外和作呕以外没有任何感想"小品" 
5: 最可怕的新闻,虽然记者和编辑们一直引以为荣...某地抓获在逃近十年的某犯 
6: 最不可思议的赞美...某出租车司机在捡到什么东西后物归原主且不要报酬 
7: 最荒谬的政策...减负(不管是针对教育还是农村) 
8: 最讨厌的事...在一部本还马马乎乎的电视节目中间每隔5分钟便插播几个又臭又长的广告,使得这部电视本就屈指可熟的观众再也看不下去 
9: 最"冠冕堂皇"的解释...当某领导授受贿赂,贪污腐败时"我对自己的要求还不严格,把自己当成普通老百姓了"听起来普通老百姓就都是那一号人了 
10: 最让人高兴的事...祖国统一,虽然我们也没加工资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办公室的游牧民族
作者:尔东尘
  公司会议上,肥胖的老板罕见地宣布了一项重大决定:“为了迎接资讯时代的来临,不被时代淘汰,公司决定上网,以后大家查找资料也会方便很多,希望大家能因此提高工作效率。”
  “喔―――!”众人振臂欢呼,然后雀跃。       办公室一族就在这样一个极英明极符合时代潮流的借口下搭上了Internet快车。从此,他们就像一群出笼的野马,肆意驰骋在这个WWW大草场上,个中滋味,简直妙不可言。       自上了网之后,办公室一族就忙开了,最懒的人都成天霸着电脑抢着加班且不再要求加班费每天下班后都要在办公室里呆到写字楼保安奋力驱赶才恋恋不舍地走人,每天就这样弹指击键,勤奋耕耘不已,如此一片繁荣景象,怎不让老板开怀窃笑,沾沾自喜?       到底办公室族们都在网上干些什么呢?刚开始尚不成其为网虫的办公室一族还是挺敬业的,四处查找业务资料发发“伊妹儿”什么的(当然他们这时也干不了更多的事)。这个“伊妹儿”啊,名儿听上去就娇滴滴的,软件又不难学,用起来又快又方便,自然,“伊妹儿”就成了新网客们跃入信息大草原的第一匹快马。       不久以后,办公室一族感觉到了网络与实际生活的大异其趣,
  网络上并没有现实生活中那种明显的距离感,啊哈!这个无法确认的距离感简直妙不可言,“距离产生美”!渐渐地,办公室一族在网上的时间增加了,表情开始变得激动和诡异,常常一个人对着电脑笑,表情专注,如果这时有谁突然走近,他们第一件事便是手忙脚乱地按“Alt+Tab”。现在他们已经登堂入室,不再是可笑的菜鸟,“伊妹儿”已成黄脸婆不再让人感到新鲜,他们现在要去一些叫BBS或Chatroom的地方纵横驰骋。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网络代号,开始了另一段不同于现实生活的美丽人生,性格殊异甚至性别也殊异。从开始的Telnet,到后来的WWW Board,以及更新潮的IRC、ICQ,他们很快适应并爱上了此道。网上的废话以几万字节每秒的速度迅速传播,网上谈情的传说开始在他们中间流传开来,鸟枪换大炮的八卦一族惊喜地从网上发现了更时髦的娱乐方式。当然,这一切都得罩着一个“工作需要”的借口,记住千万得瞒着老板的眼光啊!借鉴在办公室玩游戏的经验,关键是要眼急手快,要保证能在老板走近前及时地弹出有关业务资料的界面来。       偷鸡摸狗的时间久了,网虫们就从办公室一族中一条条孵化出来。上网再不是查查资料收收“伊妹儿”这么幼稚,嘿!没搞成“黑客”算是对得起网络了WWW上四处游荡的人慢慢都找到相对固定的去处,其中有人成了“牛屎铺”(Newsgroup――新闻组)里的名人;八卦的人仍旧在聊天室口无遮拦地闲聊着,仿佛有道不完的心事和幽默感要对着这个拳头打不着的虚拟空间抒发;也有人患上了“下载癫痫症”,没有哪个新出的软件能逃得了他们的“毒手”,尽管这大多数软件也许对他们一无用处;新晋的高手们开始煲起了自己的“烘焙鸡”  (Homepage――主页):自我体验、人生短剧、幽默小品、时事圈点、主页制作、体坛新闻,不搞个美仑美奂誓不罢休,真不知道他们哪来那么多表现欲;还有玩“泥巴”(MUD)玩到天旋地转的另类一族。  嘿嘿!网络帮助办公室一族消耗了大量无聊的上班时间,这个结局太喜剧了。       “噢喔!”办公室一族的电脑又发出一阵ICQ快意的轻叫,谁又在呼唤着他们呢?这个意为“I Seek You(我找你)”的网络BP机的发明预示着一个更消耗光阴的方式。网络让足不出户的办公室一族轻易地逃离了狭窄的空间,让灵魂进入到一个亦幻亦真的世界。电脑屏幕后似乎有无穷无尽的空间,办公室网虫感觉自己是面对着一个巨大的旋涡,诡异然而充满无穷诱惑力,无数生活中不可能遇到的陌生人进出他们的心灵,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这种快意的办公室游牧生活在某一日嘎然而止,BBS明星――办公室头号网虫小张宣布他成功泡上了一位网上美眉,她的名字很可爱,叫“琪琪”。他们约好某日在咖啡馆见第一面。
  小张那天在咖啡馆见到的是他的大胖老板。
  “想找你的琪琪是不?我就是。”胖老板不紧不慢地说。
幽默幽默爆笑笑话-弱智的中国电视开始狂欢
?孟浩军 ?     “台词像作报告,游戏像考试,观众像上课”,这是过去中国电视娱乐节目 的“光辉形象”,而今年呼啦啦冒出来的新综艺似乎一改旧貌,仿佛世纪末的大 狂欢提前登场。     在全民欢乐、全民非常这、非常那的时候,中国电视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呢? 还是乐得过头找不着北了?   ◆ 《新周刊》的诅咒之后     1998年5月,广东《新周刊》以醒目的《弱智的中国电视》为标题,打 响了向中国电视发难的头炮。文中大量篇幅充斥着“弱智、罐头、矫揉造作、目 中无人、精神贵族、性倒错、不说人话”等耸人听闻的字眼,对中国电视的弊病 进行了全方位、重量级的攻击。一时间,中国电视至少在舆论上陷入尴尬境地。   但是仅半年功夫,人们发现电视变了个样儿,而且改变的先锋不是作为文化 中心的北京,也不是开放前沿的广东,竟然是身处内陆的革命老区湖南!不由令 人大跌眼镜。    湖南电视借着上卫星的有利时机,以《快乐大本营》和《玫瑰之约》两个栏 目率先在全国打响,收视率奇高。据悉,《快乐大本营》在湖南地区的收视率始 终保持在30%以上,该栏目的插播广告也从最初的6分钟延长到10分钟,年 创广告收入1200万元。    湖南卫视的成功多少有点意外,因为它事实上完全是海外娱乐节目的“翻版”。 《玫瑰之约》极其认真地克隆了《非常男女》,而且克隆得非常蹩脚――“配对” 成分有限,主持人生硬呆板,嘉宾有时纯粹为表现自我和过嘴瘾而上台,回答像 是格言比赛,整个现场人为编辑的痕迹很重,但是,所有这一切并没影响从黑龙 江到西藏,3000名以上的青年踊跃报名。     这个意外的轰动,终于搅得各地电视台坐立不稳,一轰而起。全国包括中央 台在内的近百家电视台前往取经,一批跟风栏目《欢乐总动员》、《开心一百》 、《假日总动员》、《相约星期六》、《心心广场》等排着队如孪生姊妹般上场。     如果说,1998年以前的中国电视,大多以中央台的《东方时空》为榜样, 那么1998年以后的中国电视几乎全学湖南卫视。从贵族到平民,整个儿一个 180度的大转弯。   ◆ 游戏时代,按捺不住的快乐     为什么制作粗糙、技术含量并不高的节目,却能获得如此令人眼热的辉煌? 湖南卫视的“功臣”魏文彬说得直率:只要不违法,不违反四项基本原则,怎么 干都可以!     还真是,记得曾经看过一档节目:姜昆老师腆着肚子,佝偻着腰,穿着鸭子 状的毛外套,顶着又尖又长的嘴巴连跑带颠去扎悬在吊杆上的气球,最损的是那 吊杆还在不停的旋转。几圈下来,人已呼哧带喘,好在气球只剩下一个,不算太 跌面。当时一个感觉就是姜老师真比窦娥还冤哪!     现在只要在周末打开电视,数不清的频道简直成了“整人大全”!“捉弄竞 赛”!透着平头百姓对名人的“反攻倒算”!台上台下尽情折腾,只闻笑声不见 泪。中国电视好象在一夜之间就通通开窍,把个娱乐真谛玩得滚熟溜圆儿,提前 进入“共铲主义”!     你不是说电视节目不好看不好玩滥煽情吗?好,全体编导开动脑筋挖空心思 想游戏。那游戏光听名称就够来劲儿:大本营、总动员、对对碰、集中营、不设 防、超级秀,叫你怎能不动心?     你不是嫌主持人太严肃太矫情吗,那就专找青春靓丽反应奇快的,连手势语 气都恨不得古灵精怪,让观众看着特亲切的面孔。现场直播,主持人全靠临场发 挥、眼疾嘴快的真功夫!     怕有距离感?那就让观众坐得舒舒服服,摄像机满场游走,叫主持连带嘉宾 上窜下跳、逗你开心。观众不用动脑筋,只需要完全忘我,完全投入!     冷落观众?不会啦,绝对让你各方面虚荣都得到极大满足,出镜露脸作舞台 上的主角,接受万人的瞩目喝彩。出了洋相也不怕,照样重赏、连吃带拿,绝不 让你空手回家!     不是嫌名人嘉宾架子大吗?主持人帮你摆平,原先参加节目那可是体面活儿, 透着身份和学识,真露了怯自有人替你打哈哈和稀泥;现在的嘉宾就惨喽,绝对 是件苦差。不仅隐私被查个底儿掉,还变着法儿整你,整吐了血还得面带微笑, 装傻充愣。     没有了深刻的负担,电视就揭去了神秘高贵的面纱,编导退居幕后,观众走 到台前,只要摹仿能力强,年轻胆大反应快,具备了基本素质,都可以在各类游 戏节目中试试身手,主持人也松弛放纵得可以,想来用不了多久,中国电视出现 像蓝心媚那样的“八婆”式主持人也不会有人感到奇怪。   这个时代注定了赵忠祥们、宋世雄们、倪萍们无限留恋却又无可奈何的退场, 因为我们已经走进游戏的时代啦!   ◆ 中国电视,不骂你骂谁?     作为中国最早的综艺栏目,曾经辉煌十年的《正大综艺》,近年来遭到越来 越多的非议。与其说因为观念陈旧,节目老套,不思进取,不如说观众对那种认 不清形势还装腔作势的作派反感至极。     其实《正大综艺》只是个由头,观众不满的是――中国电视只注重宣传功能, 忽视甚至打压了正当的娱乐需要。《新周刊》诅咒的不过是冰山一角,但仍反应 出基本的民意所向:呼唤电视的平民化,开发电视的娱乐功能,提高从业人员的 修养水平。   细细一想,这与当初中国第五代文化电影遇到的处境颇有几分相似。但是, 电视和百姓生活更息息相关,作为老百姓最重要的休闲方式,它的毛病因此显得 更不能容忍。   长期以来,中国电视以各级党政机构代言人的面目出现,优先突出侧重新闻 宣传意识和舆论导向性,严格到连挑选播音员都得层层把关,难逾一定之规,而 多由新闻播音员演化的主持人在把握娱乐节目时,也掩饰不了“职业痕迹”:正 襟危坐不苟言笑,缺乏临场应变能力,只会背程式化的稿子。反映在节目当中, 必然是严肃有余活泼不足,不敢乱说乱动。台词串联像作报告,游戏像是考试, 令观众十分隔膜压抑,看节目就像被上课。     像《正大综艺》这样百分之百的娱乐栏目却可笑地定位在教育性和知识性上, 主持人永远是一副测验老师的德性,怕出洋相也怕看别人出洋相,名人嘉宾像小 学生穷于应付考试,而观众永远只是陪衬是看客,这样的节目虚假到连观众的鼓 掌都要事后特别补录合成。   《春节联欢晚会》、《综艺大观》更是拿肉麻当有趣,主持人经常滥施激情, 摆明了拿观众当小学生、当白痴,中国电视,不骂你骂谁?   其实,电视娱乐节目的改头换面从前也多有尝试,北京电视台曾经开办的 《蚂蚁啃骨头》栏目,就曾是京城荧屏一道惹人瞩目的风景。但是据说由于对女 主持人文燕的刻薄不满,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原因,这个金牌栏目被停办。   其间包括《正大综艺》以频频换主持人来保持公众的注意,《东芝动物乐园》 以其雄厚的品牌效应支撑,都没能使首都的娱乐节目终成大气候,重要原因在于: 电视从业人员的观念仍旧严重偏差。   ◆ 中国人的胃口大大坏了     真正给内地带来娱乐启蒙的,首推香港卫视中文台(后来的凤凰卫视)。 《鸡蛋碰石头》、《非常男女》、《铿铿三人行》所表现出的活泼、即兴、随意 的主持风格,只注重现场“笑果”、近乎胡闹的节目形态和千方百计令观众开心 的方针,使内地电视人终于明白什么是娱乐!什么叫“观众第一”。   在中国,经常看电视的并不是最有文化的一群人,就像当初人们说看电影的 大多是民工一样。这并不是要成心贬低谁,而是由于各种原因造成的客观现实。     以城市为例,居民基本可分为蓝领与白领。出于经济的原因,看电视对于工 薪族蓝领而言是最普遍最划算的娱乐。而白领因为选择的多元和对时间的重视, 很少把电视作为主要休闲。赢得知识分子和上层关注的新闻类节目,在一天播出 的电视中只占很小的比例。大量的时间仍然属于电视剧和各类综艺节目。     但是,中国的观众已经完全让每年数不清的莫名其妙的所谓晚会这一主要综 艺节目形式败坏了胃口。不过是歌舞、小品、相声、戏曲等等杂艺来回变相拼凑, 居然都能冠以各种各样的主题,也不管观众认不认同,爱不爱看。的确应该为中 国电视如此目中无人和杰出的想像力喝彩!     湖南广播电视厅党组书记魏文彬大声疾呼:我们多年来总是强调电视的导向 功能,一味灌输,而没有想到靠其他功能来调动观众的参与性!   无论如何,湖南卫视的成功标志着电视从大雅走向大俗时代的开始,由此带 动的中国电视的最大进步是――让观众找到了沉溺白日梦和发泄愤怒最合理最完 美的渠道。电视娱乐新综艺实现了宣传和说教无法达到的目标,稳定社会情绪维 护安定团结功不可没。   ◆ 谁娱乐了谁?     任何事物矫枉过正,也会物极必反。说句不客气的话,电视现在也出现走向 另一个极端的倾向:绝对鼓励纵容满足观众内心不太健康的阴暗面,把欢乐建立 在别人的尴尬痛苦之上。   君不见,到处都是游戏、作乐、捉弄人,到处都是主持人港派十足的张牙舞 爪、山呼海叫,一点正经没有,一点文化没有。没有自责没有反省没有内疚,好 象不如此就不足以表现对过去僵化教条无趣的电视节目的反叛和决裂!没有想到 这种弥漫在游戏中的玩世不恭气氛的喧染,会不会带来观众的麻木和思考的退化?   上个世纪末如果说人们普遍带有一种消极颓废苦闷彷徨的情绪,享乐主义醉 生梦死盛行,那么这个世纪末起码在中国已经完全的改观。倒不是说人们没有了 痛苦,而是似乎已经找到排遣的秘方。这就是在世纪末狂欢。一切都可以游戏, 只要开心就OK!从电视到报刊,从经济到爱情,从吃的到住的,一切都可以游 戏人生。   《欢乐总动员》有个《看谁朋友多》,在现场让嘉宾打电话给自己的朋友, 结果两人的通话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公众面前。我真担心那些被蒙在鼓里的朋友会 说出点不好听的话来,这算不算侵犯他人隐私?   《真情对对碰》有次让工作人员扮作路人,故意冲人后脖子打喷嚏打得人家 一身水(实际是喷的水)然后谎称感冒看他人反应。看着那些不明所以被愚弄的 人,看到镜头前笑得前仰后合的观众,真让人心底悲哀,为编导趣味的低级感到 愤怒。把欢乐建立在别人的尴尬和痛苦之上,硬让观众为并不高明和恶俗的点子 鼓掌,没有比这更令人恶心和难受的了。   这是否意味着电视会陷入娱乐就是高收视法宝的误区?有观众已经抗议:时 下电视从业人员素质低下却自我感觉良好。电视将再次面临愤怒的炮轰!   ◆ 观众与媒体:看谁笑到最后     湖南卫视因为观众批评广告太多,曾毫不手软地砍掉了黄金时段的超长广告。 湖南经济电视台台长欧阳常林说,“如果得罪了观众这个上帝,财神也不会进门。” 但是,有这种魄力的电视台毕竟不多,大多数栏目唯商业利益是瞻,最后全成了 广告商的奴隶。     片面追求高收视的结果也会重演西方电视曾经有过的恶梦,不择手段有违社 会公共道德,以至引发公愤!美国著名华裔女主持宗毓华为提高栏目收视率,公 然诽谤在美的中国人多为间谍,遭到民众一致谴责最终下台。还有恶名昭著的 《揭短节目》,主持人在现场告诉嘉宾,观众中某某人和其妻子或丈夫有暧昧关 系。结果演播室变成打斗场,鲜血四流。     我倒觉得中国的电视演播室不太可能成为台湾议会的比武场。可我真担心万 一哪天某个被整的名人或被偷拍偷听的路人不平衡,一怒之下告到法院,再让娱 乐节目扯上名誉官司,那中国的电视可就更热闹啦!   电视策划人虽然爱把“观众是上帝”之类的动听话挂在嘴边,其实说白了, 一切都逃不出市场的怪圈。国家不拨款,电视台就得靠广告,广告要靠节目,节 目要靠高收视,高收视要靠买账的观众。   据说湖南卫视广告总公司属下的湖南电广实业股份公司在深圳上市发行50 00万股A股股票,冻结资金近1200亿元。这一壮举连财大气粗的中央台也 不得不唯马首是瞻。所以电视台要想发,必须无条件地讨好满足观众!     中央电视台从法国嫁接来的《城市之间》一次就是两个城市、2000观众 参与,气势规模堪称大手笔!中国妇女报记者何东曾兴奋不已地评论道:它居然 能给我们似乎已经山穷水尽的电视节目注入如此鲜活生动的感觉。     当然,我们的电视创作人如果能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多引进些新的节目形式, 以激活自已的创作想像力是件好事。但是这会不会再度引发电视台之间游戏的规 模和豪华程度,奖品的丰厚等等恶性攀比?重视外部包装号召力的结果会不会让 编导心态浮燥,无法集中精力在创意和制作上?娱乐节目如此风光,是市场良性 循环的开始还是泡沫繁荣的萌芽?   历史是有规律可循的,中国电视正以前所未有的豪迈奇迹般地再现着美国C BS总裁詹姆斯?奥布里对其新闻部负责人所说的话:“一面用肮脏的小手抓收 视率尽可能多捞钱,一面用干净的大手干点正儿八经的事情,为我们赢得声誉。”   中央台的《东方时空》和湖南台的《快乐大本营》无疑是中国电视改革的两 面旗帜,代表着新闻和娱乐版块的最高成就,但是很不幸地同时也在扮演着电视 台的两手角色!(但愿是我神经过敏,事情能坏到哪里去呢?)     中国这个最会遗忘和短视的民族,将来就是重蹈西方电视的覆辙,也不会有 人表示惊讶。充其量也不过是《新周刊》写《被宠坏的中国电视》的那位老兄再 来一篇《被宠坏的中国观众》,孤零零地呐喊!     无所谓啦,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嘛。世事无绝对,今天的堂皇主角明天就 可能成为无人理睬的垃圾一堆。
校园幽默爆笑笑话-释义
  一位大学教授对学生讲道:“古时候‘吕’是接吻的意思,口对口,很形象。”其中一学生问道:“如果‘吕’是接吻的意思,那么小品的‘品’呢?又怎么解释,三个人在一起接吻吗?”教授正待发怒,又一个同学站了起来说:“我看‘品’还好解释,兵器的‘器’呢?是不是四个人在一起和一只狗接吻呢?全班笑成一团,教授摔书而去。
交通幽默爆笑笑话-民航改革(搞笑版)
1、2001年几位持刀的恐怖分子用刀劫持飞机后架机撞毁世贸中心,造成数千人的伤亡,民航当局作出规定,凡乘坐飞机者一律不准携带任何刀具,包括指甲钳在内的刀具。
2、2002年,一名恐怖分子用手提电脑将机长砸昏后劫持飞机。民航当局再次作出决定,不得带任何随身行李登机。
3、2003年,两名恐怖分子再次劫机,此次用的方法是用衣服蒙住飞行员的头部后用皮带将其勒死,民航当局经过长期讨论决定凡乘坐飞机者一律裸体。同年因在飞机上耍流氓被拘禁的人数比往年多了10的六次方倍,各大拘留所爆满。
4、2004年为改善这一局面,民航当局作出反应,计划将飞机分为男用舱和女用舱,后因几个同性恋组织反映过于兴奋而作罢。
5、同年民航当局决定将客机的座位改为独立的小单间。一家航空器械制造公司承揽此项业务。但很快发现生意都被浙江的一家民营企业抢去,该公司的产品是眼罩。由于此事的深远影响,使得各大报刊媒体的经济版面纷纷作出评论,也使得很多好久没吃上肉的经济学家吃到了大虾。所有的观点和评论总结归纳起来只有一个字――“靠”。
6、2005年一名日本游客不知何故闯入驾驶舱朝机长疯狂小便造成飞机仪表系统发生故障,飞机坠毁。民航当局再次开紧急会议讨论并通过了一项决议:1)将所有的座位改为马桶;2)所有的乘客登机后均由乘务人员帮其带好安全带,待飞机安全着陆后放能解开安全带。媒体和民众对此作出的反应为:“我们不要被绑在马桶上。”春节联欢晚会上也有小品“一千块上次厕所”对此讽刺打击,民航成为继753和中国电信后被骂的最多的人和部门。
7、2008年,因无法承受长期客源稀少而造成的巨额亏损,各大航空公司纷纷破产。经济学家对次的评论是“玩完”,警察听了哑然无言,难道把强奸犯、包庇犯抓起来真得导致“多输”?是对市场经济的一种破坏?
 
关于种豆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发帖须知 ┊ 请提意见 ┊ 站点地图
种豆网资源由热心网友整理,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Email通知我们。欢迎转载,转载请以超链接方式注明出处。
sowsoy.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0-2020 浙ICP备10212932号
Email:sowsoy#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