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朋友种豆,一起分享吧
喜欢购买正品行货?那就去品牌街

什么最大笑话笑话精选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谁最大?
  有一天,城管局长和计生股长在一起比谁的权利大!城管局长说:我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管空气; 计生股长说:这算什么?我不管天,不管地,专管你的生殖器;!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造句
有一个小孩子名字叫小明,小明今年刚上学二年级,学习不好,有一天上完语文课后,老师留了一道作业让大家做作业题是有祖国 党 社会 人民四个词造成一个句子。大家记完以后就放学了。小明不会造句,就回家问他爸爸,他爸爸是个文盲但有爱面子,为了不在儿子面前丢人于是就给他儿子说:咱们家你奶奶最大,所以就把你奶奶比喻成祖国,当就是老二大,我就是党,然后就是你妈妈,你妈妈就是社会,你最小你就是人民。于是小明从放学想到晚上睡觉都没想出来,后来到了大半夜实在是想不出来就去问他奶奶了,一进他奶奶的房间看见他奶奶在睡觉,他就出来了,他想还是去问他爸爸吧,谁知道他一推们进去看见他爸爸骑在他妈妈身上正在搞,他妈妈在浪叫着,他爸爸见他这时候来,上去给了小明一耳光,说你小子半夜三更跑到着连们也不敲,说你来这干什么了,他儿子哭着说还是那个造句不会。他爸爸说你怎么这么苯,我不是都给你说过了吗?还不会?回去自己好好再想想,这是儿子说我会了,他爸爸说什么刚才不会现在就会了,说是什么?
  这是儿子哭着说:祖国在沉睡,党在玩弄社会,社会在呻吟,人民在哭泣。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小姐的腚好!”
  话说某小县城政府部门的党政两把手,姑且称之为刘局长和王书记。这二位一向面和心不和,表面上相互恭维吹捧,背后里各自心怀鬼胎,相互是“背着手撒尿――不服。”有一个最大的表现是在“工作”问题上相互推诿,谁都不作表态和决断。   为改革建设着想,该部门一班领导及干员遍访祖国河山,实地考察,学习先进经验。话说这次来到古城西安,考察团看遍了名胜古迹,吃遍了名流大餐。   是日午饭,众团员都觉大席大餐吃得有些腻味,有人建议不如吃个古城小吃,西安的小吃也是全国有名的嘛!此建议得到大家的一致同意,并决定选择牛肉拉面一饱口福。于是,考察团一行十几人号浩荡荡来到一门面挺大的拉面馆。   服务小姐一看大生意驾到,急忙殷勤安排就坐、上茶、问话:   “诸位想吃点什么,我们这里应有尽有,请看我们的菜单!”   “小姐,不用看了,我们今天是专门来吃拉面的。”王书记把手一摆。   “哎呀先生,我们这里的拉面品种最全了,有的粗有的细,有的硬有的软,有的圆有的扁,有的长有的短,看你们喜欢吃什么。”   “是吗,花样还这么多。老刘,你说咱吃哪种?”在这种决策性问题面前,王书记一向尊重刘局长的意见。   “哎呀,老王,这事还是你定好!”刘局长对待大是大非问题更是不轻易表态。   “哎呀,老刘,当然还是你定好!”     “哎呀,老王,我定不如你定好!”     “哎呀,老刘,你定比我定好!”     “哎呀,老王,还是你定好!”     “哎呀,老刘,...”     ......     看这两人推让不下,小姐有些着急:“二位到底哪位定好?”     看到这局面,一向最善于打圆场、和稀泥的办公室牛主任这时发挥了自己的特长,说道:“二位领导都别谦虚了。我看,你们两谁定都不好,不如小姐定好,小姐最了解情况吗!”     这时,王、刘二位都习惯性的顺坡而上,不约而同的说:     “对,小姐定好。小姐你就随便拉吧,你拉什么我们就吃什么。”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女怕嫁错郎 男怕上错床
女人推辞心情不好,说不干。可顾恺之却道,“做吧,做吧,人生能有几回‘勃’。”做完房事之后,顾恺之出来,朋友们问,“场面如何?”顾恺之长发一甩,道,“汗如倾河注海,声如震雷破山。”朋友们一听,集体道了一声,“靠――拽!”正当顾恺之听得洋洋得意面露骄矜之色时,女人“砰”地一声从阁楼上推开窗户,朝下破口大骂道,“顾恺之,你丫的,闪电战型的男人,我呸!”“不会吧?五分钟也叫闪电战!?”顾恺之还要理论,这时,他的朋友们已经大笑了起来。“羞死我了,羞死我了”,顾恺之一见情形不对,大叫着连忙逃走。     根据顾恺之事后的记忆,在他逃走的这次过程中,不小心踢飞正在搔首弄姿的母鸡一只,踢跑正在“嘎嘎嘎”对唱情歌的扁嘴鸭两只,引发公狗母狗对叫二十二次,撞倒男人三次,吓跑女人五次,最后,掉到毛坑一次。     现在,顾恺之正困在毛坑里,已经大约半个时辰。     “天那,救救我吧!”顾恺之第一百零三次这样叫时,一个肩担着两个粪桶的农妇正好经过,农妇放下肩上的担子道,“叫什么叫,大白天的,顾恺之,你在毛坑里叫什么叫!”     “大姐,你怎么知道我叫顾恺之?!”     “废话!去年,你在瓦官寺画了一幅维摩诘像,一下子募集到了一百多万钱,现在,整个建康城里,哪个不知道你!”     “我的知名度这么高?不会吧,大姐!”     “知名度是很高,不过美誉度就很低了”,农妇说着双手掐着腰站在坑边,“顾恺之,我听说你每次吃甘蔗都是先从头往根吃,别人问你原因,你说这叫越吃越甜渐入佳境是不是?”     “是啊,大姐。难道对这个你有意见?”     “对这个我到没意见。不过,你把你的这个观点用到追女孩子身上我就有意见了。我听说,你每次看上一个漂亮的女孩时,首先不是去追这个漂亮的女孩,而是先去追几个相貌丑陋程度不同的女孩做铺垫。对这种做法,你把它叫做越追越爽法或者渐入佳境法是不是!”     顾恺之眨了眨眼睛,“大姐,这是我的不是。以后,我一定改。不过现在,你先把我从毛坑里救出来好不好?”     农妇往毛坑四壁看了看,摇摇头道,“不行,这个毛坑又大又深,我不好救。不如你自己爬上来吧。”     “大姐,拜托,麻烦用用你的脑子想想好不好?如果我自己能爬出来,我还要你救做什么!”     “不要说丧气话嘛,你们读书人不是经常说,从哪里摔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嘛!现在,有这么一个从毛坑里跌倒就从毛坑里爬起来的大好机会,你怎么能不珍惜呢?”     “你救不救?不救,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     “这样不好吧。年轻人,说话是要负责任DI。”女人说着拿起扁担往毛坑下放。     “哇,大姐,你答应救我了?!”顾恺之举起手在毛坑里高兴地大叫道。     “我不是救你,我是要用扁担打你。我叫你还乱说话不!” 
  从顾恺之“闪电战男”的称号和“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的话语在建康城里流传开以后,顾恺之待在家里已经三个月没有出过门了。     在这三个月里,邻家女孩秀芝来过五次。 
  秀芝来得第一次,是一个风高云淡的大白天。那天,秀芝一进屋就对顾恺之说,“你说你爱我?”     “是啊。千真万确。万确千真。”     “可是我听说你有三妻四妾的思想。而且,你这个三妻四妾的思想与别人的不同。你是每天都有,每天都新。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一年你就有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三妻四妾的思想。”     “其实,这些,我只不过是想想而已,并没有付出实际行动。我想,你不应该因此而对我的道德水平产生怀疑。”     “想想?你所谓的想想是什么?是意淫?”     “意淫太直接了吧。是神交而已。”     “神交?神交是什么?精神上的交配!?” 
  秀芝来得第二次,是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那天,顾恺之正端着酒杯站在院子里吟诗。秀芝一见到顾恺之就说,“说,你为什么要在你家的墙壁上画上我的像?”     “我想通过此告诉你,我的心里有你,我的家里有你。”     “呵――你也太无耻加天真了吧。还有,为什么我的画像上没有眼珠,你是不是想通过此来告诉我,我是有眼无珠!”     “错!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现在,我之所以还没有画你的眼睛,那是因为我还不能完全了解你的心灵。”     “好,这个就算你说得在理。可为什么我画像上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像个骚货!” 
  秀芝来得第三次,顾恺之正袒腹仰卧在屋里靠东墙的床上。在顾恺之所知道的“东床快婿”的传闻里,年轻时候的王羲之,就是这样的造型在二十多个候选兄弟中突颖而出,被太尉郗鉴选为女婿的。这次,顾恺之已料到秀芝要来。所以,现在,他便也摆出了这么一个姿势。当秀芝急冲冲推门进屋看到这样姿势的顾恺之时,秀芝站住了,“顾恺之,你给我起来,我已经对你忍无可忍了!”     “怎么了”,顾恺之爬起来,“眼珠我不是刚刚画上去了吗。”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眼睛画得这么传神!姿势画得这么性感!你这样赤裸裸地暴露了我的内心,你叫我以后怎么面对自己!”     “这样不好吗?不仅表达了你内心的诉说,又表达了你与这个世界的沟通。秀芝,你要知道,我是一个画者,一个写者,对我来说,无论是绘画,还是写作,都是我的一个诉说的过程,一个沟通的过程。”     “是心与心的诉说心与心的沟通是不是?”     “是。”顾恺之眨了眨眼睛,“秀芝,当你说出这样的话时,你知道我想对你说什么吗?我想说得不是‘我爱你’,是‘我找到我自己了’。”     秀芝睁大眼睛,“顾恺之,你也知道吗,当你说出这样的话,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时,我就知道你的左手要来抓我的右手,你的右手要来搂我的腰,乘机占我的便宜了。”     “给点面子行不行?你这样说,让我很为难的。现在,你说,我这手是搂你还是不搂你。”     “在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说,你为什么要在我的画像旁边写上:‘虽然我的眼神是纯洁的,但我的骨子里还是想骚的’?” 
  秀芝来得第四次,顾恺之将刚刚创作好的《洛神赋图》挂了出来,“怎么样?我画的。”     “画得不错。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男的在死不要脸地追一个女的。”     “说对了。”顾恺之说着假模假样地咳了两声,“秀芝,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不可以不喜欢我的画。当有一天,你发现你喜欢上我的画时,你也就会慢慢地发现,你也喜欢上了我的诉说,我的沟通。”     “是吗?”     “是。”     “可是,你认为画中的男人能追到画中的女人吗?”     “能!只要精神不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 
  秀芝来得第五次,顾恺之正面朝墙壁盘座在床上,“豁达,是一切都看在眼里,又一切都不看在眼里。冷漠,是一切都不看在眼里。秀芝,你告诉我,对你,为什么,我豁达不得,冷漠又不得?”     “说完了?”     “没有。还有最后两句。”顾恺之说着缓缓转过身,面对着秀芝,“人最大的智慧不是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是对待生活以及处理生活的态度。因为,问题是一个无限的范畴,而生活是一个有限的范畴。”     “好,说完了。那现在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女怕嫁错郎,男怕上错床’的问题。”     “秀芝,我看这个问题就不要讨论了吧?!在给你的信上我已经写得很细致很深入了。女怕嫁错郎,关键是在一个‘怕’字,男怕上错床,关键是在一个‘错’字。”     “依你的这个意思,那也就是说,只要我不‘怕’,你不‘错’,那么,我们便就可以一个可嫁,一个可上了?”     “对。” 
  三个月以后,当顾恺之从自家门口出去的时候,建康城的人发现,顾恺之的身旁多了一个女人。一些好奇的看到了就问,“这个女人是谁呀?”其中知情的听到了便说,“秀芝。顾恺之他老婆。”“不会吧?身材这么好!”每次顾恺之听到问话人这么说,他都会回过头冲那人笑一笑道:“关――你――屁――事――”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女怕嫁错郎 男怕上错床
  女人推辞心情不好,说不干。可顾恺之却道,“做吧,做吧,人生能有几回‘勃’。”做完房事之后,顾恺之出来,朋友们问,“场面如何?”顾恺之长发一甩,道,“汗如倾河注海,声如震雷破山。”朋友们一听,集体道了一声,“靠――拽!”正当顾恺之听得洋洋得意面露骄矜之色时,女人“砰”地一声从阁楼上推开窗户,朝下破口大骂道,“顾恺之,你丫的,闪电战型的男人,我呸!”“不会吧?五分钟也叫闪电战!?”顾恺之还要理论,这时,他的朋友们已经大笑了起来。“羞死我了,羞死我了”,顾恺之一见情形不对,大叫着连忙逃走。     根据顾恺之事后的记忆,在他逃走的这次过程中,不小心踢飞正在搔首弄姿的母鸡一只,踢跑正在“嘎嘎嘎”对唱情歌的扁嘴鸭两只,引发公狗母狗对叫二十二次,撞倒男人三次,吓跑女人五次,最后,掉到毛坑一次。     现在,顾恺之正困在毛坑里,已经大约半个时辰。     “天那,救救我吧!”顾恺之第一百零三次这样叫时,一个肩担着两个粪桶的农妇正好经过,农妇放下肩上的担子道,“叫什么叫,大白天的,顾恺之,你在毛坑里叫什么叫!”     “大姐,你怎么知道我叫顾恺之?!”     “废话!去年,你在瓦官寺画了一幅维摩诘像,一下子募集到了一百多万钱,现在,整个建康城里,哪个不知道你!”     “我的知名度这么高?不会吧,大姐!”     “知名度是很高,不过美誉度就很低了”,农妇说着双手掐着腰站在坑边,“顾恺之,我听说你每次吃甘蔗都是先从头往根吃,别人问你原因,你说这叫越吃越甜渐入佳境是不是?”     “是啊,大姐。难道对这个你有意见?”     “对这个我到没意见。不过,你把你的这个观点用到追女孩子身上我就有意见了。我听说,你每次看上一个漂亮的女孩时,首先不是去追这个漂亮的女孩,而是先去追几个相貌丑陋程度不同的女孩做铺垫。对这种做法,你把它叫做越追越爽法或者渐入佳境法是不是!”     顾恺之眨了眨眼睛,“大姐,这是我的不是。以后,我一定改。不过现在,你先把我从毛坑里救出来好不好?”     农妇往毛坑四壁看了看,摇摇头道,“不行,这个毛坑又大又深,我不好救。不如你自己爬上来吧。”     “大姐,拜托,麻烦用用你的脑子想想好不好?如果我自己能爬出来,我还要你救做什么!”     “不要说丧气话嘛,你们读书人不是经常说,从哪里摔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嘛!现在,有这么一个从毛坑里跌倒就从毛坑里爬起来的大好机会,你怎么能不珍惜呢?”     “你救不救?不救,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     “这样不好吧。年轻人,说话是要负责任DI。”女人说着拿起扁担往毛坑下放。     “哇,大姐,你答应救我了?!”顾恺之举起手在毛坑里高兴地大叫道。     “我不是救你,我是要用扁担打你。我叫你还乱说话不!” 
  从顾恺之“闪电战男”的称号和“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的话语在建康城里流传开以后,顾恺之待在家里已经三个月没有出过门了。     在这三个月里,邻家女孩秀芝来过五次。 
  秀芝来得第一次,是一个风高云淡的大白天。那天,秀芝一进屋就对顾恺之说,“你说你爱我?”     “是啊。千真万确。万确千真。”     “可是我听说你有三妻四妾的思想。而且,你这个三妻四妾的思想与别人的不同。你是每天都有,每天都新。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一年你就有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三妻四妾的思想。”     “其实,这些,我只不过是想想而已,并没有付出实际行动。我想,你不应该因此而对我的道德水平产生怀疑。”     “想想?你所谓的想想是什么?是意淫?”     “意淫太直接了吧。是神交而已。”     “神交?神交是什么?精神上的交配!?” 
  秀芝来得第二次,是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那天,顾恺之正端着酒杯站在院子里吟诗。秀芝一见到顾恺之就说,“说,你为什么要在你家的墙壁上画上我的像?”     “我想通过此告诉你,我的心里有你,我的家里有你。”     “呵――你也太无耻加天真了吧。还有,为什么我的画像上没有眼珠,你是不是想通过此来告诉我,我是有眼无珠!”     “错!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现在,我之所以还没有画你的眼睛,那是因为我还不能完全了解你的心灵。”     “好,这个就算你说得在理。可为什么我画像上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像个骚货!” 
  秀芝来得第三次,顾恺之正袒腹仰卧在屋里靠东墙的床上。在顾恺之所知道的“东床快婿”的传闻里,年轻时候的王羲之,就是这样的造型在二十多个候选兄弟中突颖而出,被太尉郗鉴选为女婿的。这次,顾恺之已料到秀芝要来。所以,现在,他便也摆出了这么一个姿势。当秀芝急冲冲推门进屋看到这样姿势的顾恺之时,秀芝站住了,“顾恺之,你给我起来,我已经对你忍无可忍了!”     “怎么了”,顾恺之爬起来,“眼珠我不是刚刚画上去了吗。”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眼睛画得这么传神!姿势画得这么性感!你这样赤裸裸地暴露了我的内心,你叫我以后怎么面对自己!”     “这样不好吗?不仅表达了你内心的诉说,又表达了你与这个世界的沟通。秀芝,你要知道,我是一个画者,一个写者,对我来说,无论是绘画,还是写作,都是我的一个诉说的过程,一个沟通的过程。”     “是心与心的诉说心与心的沟通是不是?”     “是。”顾恺之眨了眨眼睛,“秀芝,当你说出这样的话时,你知道我想对你说什么吗?我想说得不是‘我爱你’,是‘我找到我自己了’。”     秀芝睁大眼睛,“顾恺之,你也知道吗,当你说出这样的话,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时,我就知道你的左手要来抓我的右手,你的右手要来搂我的腰,乘机占我的便宜了。”     “给点面子行不行?你这样说,让我很为难的。现在,你说,我这手是搂你还是不搂你。”     “在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说,你为什么要在我的画像旁边写上:‘虽然我的眼神是纯洁的,但我的骨子里还是想骚的’?” 
  秀芝来得第四次,顾恺之将刚刚创作好的《洛神赋图》挂了出来,“怎么样?我画的。”     “画得不错。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男的在死不要脸地追一个女的。”     “说对了。”顾恺之说着假模假样地咳了两声,“秀芝,你可以不喜欢我,但不可以不喜欢我的画。当有一天,你发现你喜欢上我的画时,你也就会慢慢地发现,你也喜欢上了我的诉说,我的沟通。”     “是吗?”     “是。”     “可是,你认为画中的男人能追到画中的女人吗?”     “能!只要精神不滑坡,方法总比困难多!” 
  秀芝来得第五次,顾恺之正面朝墙壁盘座在床上,“豁达,是一切都看在眼里,又一切都不看在眼里。冷漠,是一切都不看在眼里。秀芝,你告诉我,对你,为什么,我豁达不得,冷漠又不得?”     “说完了?”     “没有。还有最后两句。”顾恺之说着缓缓转过身,面对着秀芝,“人最大的智慧不是解决问题的能力,而是对待生活以及处理生活的态度。因为,问题是一个无限的范畴,而生活是一个有限的范畴。”     “好,说完了。那现在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女怕嫁错郎,男怕上错床’的问题。”     “秀芝,我看这个问题就不要讨论了吧?!在给你的信上我已经写得很细致很深入了。女怕嫁错郎,关键是在一个‘怕’字,男怕上错床,关键是在一个‘错’字。”     “依你的这个意思,那也就是说,只要我不‘怕’,你不‘错’,那么,我们便就可以一个可嫁,一个可上了?”     “对。” 
  三个月以后,当顾恺之从自家门口出去的时候,建康城的人发现,顾恺之的身旁多了一个女人。一些好奇的看到了就问,“这个女人是谁呀?”其中知情的听到了便说,“秀芝。顾恺之他老婆。”“不会吧?身材这么好!”每次顾恺之听到问话人这么说,他都会回过头冲那人笑一笑道:“关――你――屁――事――”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谁动了我的乳房
  俺曾经是一头小猪,但在有人动了俺的乳房后,俺变成了一头乳猪,没准这会儿正在您的餐桌,您在动筷子以前,请一定听俺讲完俺的可悲经历。
  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早上当俺从美梦中醒过来的时候,俺发现窗外已经是日上三竿,也就是说,俺错过了早上吃奶的时间。俺的猪GG猪DD猪JJ猪MM们早已喝得饱饱地在猪圈里自由地嬉戏,俺老母躺在墙角,也在心满意足地睡回笼觉。俺事前并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平常的早上会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事件。俺摇摇晃晃地走到老母身边,在它那排漂亮的乳房前面停下来。一、二、三……对啦,第三个就是属于俺的乳房。俺迫不及待地含住俺的乳房吮吸,可是乳房居然事前没有任何征兆地拒绝给俺提供奶水。俺以为俺的力气用小了,于是加了加劲,但除了俺自己的口水,依然没有任何其它东西流进俺空虚的胃。俺着了慌,开始不顾一切地咬那个属于俺的乳房。老母大概被俺咬痛了,她睁开眼睛,吃惊地看着俺。俺在筋疲力尽之后终于明白,有谁趁俺睡觉的时候,动了俺的乳房,剥夺了俺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早上,美美地享受一顿奶水的权利。
  俺生平第一次愤怒,发出一声让自己也意想不到的吼叫:谁动了俺的乳房?!猪GG猪DD猪JJ猪MM们停止了喧闹,静静地看着俺,象在看一头从别的猪圈里闯进的小猪,而不是那个他们一直认为的快乐无忧不会发怒的兄弟。一时之间,俺竟然有些惭愧,于是冲他们笑了笑。猪GG猪DD猪JJ猪MM们立刻松了一口气,继续他们的游戏。俺老母也爱抚了一下俺,慈祥地再次进入梦乡。俺知道俺错过了一次追问谁动了俺的乳房的最佳机会。俺无助地站在那个干瘪的乳房前面,隐约地觉得这世界有些地方不对头:俺的乳房被动了,俺丧失了一顿应该的早餐,却没有任何人为此负责。
  俺终于鼓足勇气叫醒了老母:母,俺的早餐没了。老母好象还没醒过来:恩?不知道谁动了俺的乳房,把俺那份早餐给吃去了。哦。老母保持一种随时再睡过去的状态,打了一个哈欠,反正也快中午了,你就和中午一块吃吧。说实话,俺老母这样的回答合情合理,但俺不知道哪股筋给弄拧了,竟被她那若无其事的表情激怒了:可是那是一份本该属于俺的早餐!老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她再要入睡已不可能,于是有些恼怒:那又怎么样!它现在已经没有了,难道你要俺马上再给你生产出来?俺知道在这件事上老母并没有过错,但她这样的态度让俺觉得整个事件就该她负责:俺的乳房被动了,难道俺没有知道谁是凶手的权利?!这时,大哥走过来:三弟,你的乳房被动了,俺很同情你,不过,你把动你乳房的人称为凶手就太过分了,毕竟那是你的兄弟姐妹。这么说,是你动了俺的乳房?大哥一呆:你凭什么说是俺动了你的乳房?如果不是你,你怎么知道动俺乳房的是俺的兄弟姐妹?这里除了你的兄弟姐妹,就是老母。老母又不可能自己动自己的乳房,你说不是你的兄弟姐妹是谁?既然是兄弟姐妹动了俺的乳房,你也是俺的兄弟,你怎么证明不是你?俺……俺吸的乳房是第几个?这么说是二姐动了俺的乳房了?俺看着二姐。
  二姐慌忙解释:不是俺,俺每次连自己的奶水都吃不完,还让给大哥吃呢!俺转眼看着四弟,平时俺们六个,就数他的奶量最大。
  三哥,别看俺了,俺昨天晚上得了流行感冒,没胃口,俺连自己那份还没吃呢。这样吧,俺那份让给你吃好了。五妹、六妹的胃口比二姐还小,她们更没有理由动俺的乳房。
  大哥:还看着我们干吗!四弟不是说把他那份奶让给你吃吗?这话说得俺象在争一口奶似的,俺再次愤怒:俺就是想知道是谁动了俺的乳房!二姐:知道谁动了你的乳房又不能改变你的乳房被动了的事实。四弟:就是,有什么意思!俺有些气急败坏:俺的乳房被动了,难道俺连谁动了俺的乳房也不能知道?五妹:也不是不能知道,可是有必要象你这么较真吗?六妹:就是,又不能因为谁动了你的乳房就把他送上法庭。连老母也说:孩子,闹了这么一阵,也中午了,你还是吃你的奶吧。TMD,究竟怎么了?!好象出错的是俺似的。俺不仅被人动了乳房,还因此成了罪人!不行,俺不能让事件就这么不明不白。
  这不是关于谁动了俺的乳房的问题,也不是俺少吃了一顿奶的问题,这是关于一头小猪的权利问题。大哥冷冷一笑:说到权利,究竟是谁给了你这个权利,谁授权老母身上这个乳房是属于你的,别人就不能动?我呆了,因为俺确实找不出理由:可是……可是平时我们不都是各吃各的奶吗?二姐:虽然一直以来都是你在吃第三只奶,但并不等于这只奶只能你吃,不能让别人吃!四弟:别跟他说,他疯了。天啦,这个早上,俺被人无辜地动了乳房,而现在,俺竟被这帮人说成是疯子!既然俺是疯子,俺就疯给你们看!
  俺发疯似的在每个奶头上吮吸--既然你们践踏俺的权利,俺也要把你们的权利扔在地上踩!
  猪GG猪DD猪JJ猪MM们同情而轻蔑地看着俺,并没有任何人上来阻止。他们轻蔑的表情只能让俺的愤怒火上焦油,俺对天长啸:俺只是想知道谁动了俺的乳房,难道这也有错!俺老母和猪GG猪DD猪JJ猪MM们都保持沉默,显然不想再激怒俺,可是俺的愤怒已是决堤的黄河不可收拾,俺在猪圈里乱跑乱撞,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这时,主人和一个陌生人进来了。
  主人跟那个人说:这只猪发猪疯,看来养不大了,就把它卖给你吧。那个人说:能把其它五只也卖给我吗?主人:不行,这几只肯吃肯睡,我要养大再卖钱。突然,俺被人抓住双脚倒吊在半空。
  这时,俺听见六妹小声对大哥说:今天早上是俺动了三哥的乳房,俺想尝尝那只奶的味道是不是不同,是俺害了三哥。大哥:别管他,反正他早晚是疯子!
  现在,俺被烤成了一只乳猪。
  这是一个饥饿的年代,俺的被吃是一种必然。俺只希望俺能被拥有俺的正主给吃了,而不是被一个不该吃俺的人大快朵颐。可是,这也是一个贪婪的时代,俺只能悲哀地等待俺的不可知的命运。
  好了,动筷子吧,不管你是谁!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撒旦为什么成魔鬼?
  以前撒旦是耶苏的徒弟,一天,耶苏叫他的一群徒弟到山上去捡石头,一人两个,撒旦生性懒惰,于是只捡了两个最小的回来,耶苏说:“你们捡来的石头就变成你们的馒头吧!”撒旦气个半死。     第二天,耶苏又叫徒弟们去捡石头,这次撒旦就捡了两个最大的石头回来,耶苏去说:“你们现在就开心扔石头,扔得越远,得的馒头越大。”撒旦吐血。     终于,到了毕业的时候,这天,耶苏吩咐大家再去捡两个石头回来,撒旦这回长了心眼,捡回一个大石头和一个小石头,心想你再不能挑什么毛病了吧?耶苏说话了:“你们即将毕业,就把你们捡回来的石头就成你们下面的东西吧!”     从此,撒旦就这样成了专门和耶苏作对的魔鬼了。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造句
  有一个小孩子名字叫小明,小明今年刚上学二年级,学习不好,有一天上完语文课后,老师留了一道作业让大家做作业题是有祖国 党 社会 人民四个词造成一个句子。大家记完以后就放学了。    小明不会造句,就回家问他爸爸,他爸爸是个文盲但有爱面子,为了不在儿子面前丢人于是就给他儿子说:咱们家你奶奶最大,所以就把你奶奶比喻成祖国,当就是老二大,我就是党,然后就是你妈妈,你妈妈就是社会,你最小你就是人民。于是小明从放学想到晚上睡觉都没想出来,后来到了大半夜实在是想不出来就去问他奶奶了,一进他奶奶的房间看见他奶奶在睡觉,他就出来了,他想还是去问他爸爸吧,谁知道他一推们进去看见他爸爸骑在他妈妈身上正在搞,他妈妈在浪叫着,他爸爸见他这时候来,上去给了小明一耳光,说你小子半夜三更跑到着连们也不敲,说你来这干什么了,他儿子哭着说还是那个造句不会。他爸爸说你怎么这么苯,我不是都给你说过了吗?还不会?回去自己好好再想想,这是儿子说我会了,他爸爸说什么刚才不会现在就会了,说是什么?    这是儿子哭着说:祖国在沉睡,党在玩弄社会,社会在呻吟,人民在哭泣。
成人幽默爆笑笑话-土豆放在哪
  从前,有两个年轻人想在海滩上泡女人。一个是意大利人,叫 Vito,另一个是俄国人,叫 Vladamir。     Vito 对女人的诱惑力是无穷的,他总是能够吸引最迷人的姑娘;他是海滩上最受欢迎的小伙子。然而 Vladamir 就没有那么运气了。     Vladamir:“Vito! 你是怎么做的?你怎么能够吸引这么多漂亮女人?”     Vito: “呃,我告诉你吧!但这是一个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个,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了!”     Vladamir:“OK。没有问题”     Vito: “你看见那边的一堆土豆了吗? 每次我去海滩之前都捡一个塞在我的紧身裤里。女人看到后会从几英里外跑来的。”     Vladamir:“就这样吗?那我也能!”     第二天,Vladamir 从农品站挑了一个最大的、形状最完美的土豆。然后跑到更衣室,把土豆滑进自己的紧身裤。然后他走到沙滩上,立即发现所有的女人……甚至是男人都在朝他这边看!     “真是奏效!”他想。但不久就发现他们好象并不是怀着兴趣向这边看,几乎一看到他,脸上就露出惊骇的神情。   他冲到 Vito 面前问,“Vito,出什么问题了?它为什么没有效果呀?”     Vito 看了他一眼,说:“因为你应该把土豆放在前面!”
夫妻幽默爆笑笑话-夫妻―说你爱我
老婆(撒娇):老公!......你看人家的老公,整天爱不离口的,你就不能说一声...你爱我...?
老公(正在上网):你爱我
老婆(有点生气):我不吗...讨厌!人家是让你说一声“你爱我”吗!
老公(不解):我是说“你爱我”呀?!
老婆(生气):故意气我是不是!你给我重说一便,记住!这回要把“你”换成“我”!听到了没有?
老公(一头雾水):你爱你?...我爱我?老大!你到底要我说什么??
老婆(看到希望):对、对!对!就是“我爱我”,再把最后一个“我”字换成你就行了!
老公(试探):你爱...你就行了?
老婆(皱眉):...!!!
老公(继续试探):我爱...我就行了?
老婆(昏,既而挖苦):没看出来,阁下还真是“冰雪聪明、风趣幽默、深藏不露”啊!
老公(洋洋自得):哪里哪里,要不当初我是怎么追上你的!嘿嘿~~~咱俩这就叫郎才女貌啊~~~~~
老婆(仰天长啸):天哪!猪啊!!
老公(纳闷):哪有,这里只有你和我呀?
老婆(怒不可遏):我靠!哪跟哪啊!!Fuck You!!!
老公(色眯眯):你跟我呀,Fuck me?...噢?难道...你还想“奖励”我一下?!~~~你丫说话虽然有点粗鲁,但是...有性格!!我喜欢!!!嘿嘿......
老婆(倒):......#&@^#§★●◆※□◇○☆●★$%^&*%^%#!!!!!!
老公(发现新大陆):这么快就“睡”了???...靠!你丫比我还急!!!
老婆(不死心,拿出一张纸在上面画了老公和自己的头像,头像中间有一颗被丘比特之箭穿透了的心):好了,好了,怕了你了,那你看看这是什么?
老公(不以为然):一张纸!
老婆(循循善诱):那么纸上是什么?乖...说吗......
老公(丈二和尚,仔细辨认):哇!是两只猴子和一颗快要孵出小鸡鸡的桃子!
老婆(怒):你怎么看出中间是快要孵出小鸡鸡的桃子?!!
老公(好笑):这还用说?你没看到连鸡毛都露出来了!
老婆(仍不死心,又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了“I Love You!”):猴子?鸡毛桃子??算你狠!!!好了,这里是一张写了英文字母的纸,麻烦阁下用中文把上面的那句英文翻译一下!
老公(不假思索):我爱你叹号!
老婆(傻眼):哇噻!...不会吧!!............几分钟后
老婆(灵机一动,继而一脸媚像靠了过来):老公......,我爱你,你哪(这回总行了吧)???
老公(不屑):那还用说???
老婆(娇滴滴):不吗...我就要听你亲口说吗......
老公(得意):嘿嘿嘿......我也是!
老婆(倒,既而委屈):......#&@^#§★●◆※□◇○☆●★$%^&*%^%#!!!!!!......呜...呜...人家只想听你说一句“我爱你”,却被你搞出了一大堆猪、猴子和鸡毛桃子...
老公(争辩):你丫可别血口喷人!“猴子”算我“搞”的,“猪”还不知道是谁“搞”出来的呢!
老婆(气不过):那请问阁下是喜欢猪,还是喜欢猴子哪?
老公(迷茫):猪、猴子――西游记啊?我可不想当孙悟空!
老婆(更委屈):你以为人家想当猪八戒呀!...
老公(英雄救美):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好了好了,不让你当猪八戒就是了,好好的怎么又哭了,别哭了老婆!
老婆(目光深邃,眺望远方):嗨......你知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人世间最大的悲哀是什么吗?
老公(自豪+自恋):就是天底下只有一个我,而我又娶了你!
老婆(昏):靠!不跟你说了,再说,野生动物基金会就要来请你去当形象代言人了!
老公(推辞):那怎么行?虽然你很崇拜我,但你是我们家的领导,要当也得你去才行啊...美眉...!
老婆(狂晕,开始揪自己的头发):领教、领教,我今天算是遇见“霸王龙”了...!!!
老公(吃惊):“霸王龙“――恐龙中的王者,你居然知道我在网上的呢~~~称?!!你是不是早就发现什么了?
老婆(故做神秘):哼哼...有什么事能瞒的了我,还不速速从实招来!
老公(不好意思):其实~~~我一直在网恋!
老婆(汗):网恋!!!居然有人会跟你网恋!!哈~~~哈~~~哈~~~(终于可以解脱了!)不会是原始兽吧?能不能给我一个理由先??
老公(疑惑):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老婆(反问):不需要(理由)吗?
老公(不屑,既而充满惆怅):需要吗?哎,我是跟你研究研究嘛,干嘛那么认真呢?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像我这种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江~~~南才子,走到哪
里也都属于白~~~马王子型的......网上的观音姐姐、紫霞、青霞、铁扇公主、白晶晶和如妍妹妹都哭着喊着要嫁~~~给我哪!尤其是......
老婆(急):尤其是谁?
老公(回忆):尤其是青霞!
老婆(纳闷):青霞怎么样?
  老公(醉):她对我的景仰宛如滔滔降水绵延不绝...从她给我的帖子中,我只能感觉到一个字,那就是――爱......我真的时时刻刻都会想着她,有时候撒尿都会突然间停一下,然后想起她,心里甜
甜的,跟着那半泡尿就忘了尿了......而且......
老婆:而且什么?快说!
老公:而且她还写了一首诗给我!
老婆:诗?念!
老公(动情):十里长亭霜~~满天,孤灯渔火照~~无眠,缕缕青丝愁~~华年,只羡鸳鸯~~~不羡仙!
...
老婆(气歪鼻子):好一个只羡鸳鸯不羡仙!我呸!!后来哪?!!!
老公(开始啜泣):嗨...后来,青霞不幸...出了车祸!
老婆(幸灾乐祸):哈哈哈!这就叫恶有恶报!再后来哪?!
老公:再后来我又爱上了她的孪生妹妹紫霞!
老婆:贱人!以后哪?
老公:以后紫霞对我比起青霞来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婆:怎么讲?
老公:她给我写了两首诗!!
老婆:我靠!她们家不会是诗人之家吧!!念!!!
老公:诗朗诵1――茕茕小兔,东走西顾,人不如新,衣不如故;诗朗诵2――斜阳正在、断肠处,一族烟村、数行霜树,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老婆(肉麻,气):哇!这个淫娃荡妇!太夸张了吧!!告诉我她是谁!!
老公:青霞的妹妹! 
老婆:青霞又是谁??
老公:猪头三的女儿?
  老婆:那么猪头三哪??
老公:赛西施的老公啊
老婆:赛西施?
老公:赛西施就是猪头三的老婆,青霞和紫霞的老妈呀!!
老婆:噢......不过你还是没有告诉我紫霞是谁呀!
老公:青霞的妹妹呀!
老婆(急):我是问她的名字是什么!
  老公:她的名字是两个汉字!
老婆(更急):我是问她叫什么?
老公:“叫”,她又不是“鸡”怎么可能会叫?
老婆(更更急):我是问她的真名是什么?
老公(疑惑):你怎么知道她用的是假名? 
老婆:那么你说一下她家的电话!
老公:我没见过,不太清楚
老婆:我是说她家的电话号码是什么?
老公:她家的电话号码应该是0到9的阿拉伯数字组成的
老婆(无奈):算了、算了,看来我是问不出来了,那你告诉我她住在哪里?
老公(神秘):她不让我告诉任何人她住在珠窝村的食家庄饭店!
老婆(暗自得意,步步紧逼):那你和她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老公:前两天我和她见面了!
老婆:然后哪?
老公(恨):娘西皮!然后我发现“她”居然就是人称玉树临风胜潘安、一支李花压海棠、男人女人他都要的小淫虫周伯通!――一个30多岁胡子拉碴的大老爷们!! 
老婆:哈哈!后来哪?
老公:后来要不是我“闪”的快,险些就“晚节不保”了......
老婆:哈~~~哈~~~哈~~~,爽!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胡来了!!对了,你和那个紫霞以后还有接触吗?
老公:从见面以后我一气之下和紫霞断绝了关系,既而弃暗投明――和紫霞的老妈赛西施勾搭上了!
老婆:啊!
老公:赛西施虽然徐娘半老,但是风韵尤存,尤其是文才堪称千古一绝老婆;怎讲?
老公:她给我写了三首...后现代辞!
老婆:哇,又冒出来了一个龌龊辞人!念!!
老公:辞1――要!,辞2-我要!!,辞3――我还要!!!
老婆:有没有搞错!这种破辞我拿脚后跟一天随便写个三、二十首也不成问题!后来哪?
老公:后来她从网上传来了她的照片!
老婆(暗笑):这回不会又是某个“臭男人”吧?
老公;哪有!这回,是一位真正的美女!而且你还认识她!
老婆:谁呀?
老公:我妹妹!
老婆:哼~~~哼~~~这就是四处留情的下场!自作自受!看你今后还敢花心?
老公:虽然我天生就是一个情圣,哎!...可惜...我已经“名花有主”了!......(转过头深情地望着老婆)老婆...我突然发现我们俩简直是太~~~般配了,这段上天赐予我们的感情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希望和浪~~~漫,如果老天爷一定要给这份爱上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老婆(狂晕,开始用头撞墙):......#&@^#§★●◆※□◇○☆●★$%^&*%^%#!!!!!!...My God!这样也可以啊!...I 服了 YOU!!!我得出去吐一下先!!...
老公(长出了一口气、暗笑,继续上网):这个世界总算变的清静了......
 
关于种豆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发帖须知 ┊ 请提意见 ┊ 站点地图
种豆网资源由热心网友整理,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Email通知我们。欢迎转载,转载请以超链接方式注明出处。
sowsoy.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0-2020 浙ICP备10212932号
Email:sowsoy#hotmail.com